徐文鏡     文:唐建垣

 

「今年七十九歲。原籍浙江臨海。字鏡齋。現址是香港新界粉嶺崇謙堂村五號。徐先生是琴學老前輩。民國二十三年前後,與京滬琴人交遊,組青谿琴社。造琴、彈琴不輟。兄長徐元白先生亦是民初名琴人,早已逝世。徐先生雅善書畫篆刻,所製紫泥山館印泥,極為有名。二十年前由大陸來香港。不幸目力漸衰,失明已十多年。故此書畫古琴皆不習已久,而無日忘情,誠為不幸。據吳宗漢老師及蔡德允老師說,早十年八年徐先生尚能彈梅花三弄,其後日久不習,故此現在已不能彈奏。徐先生對斲琴很有研究,以前在大陸已製琴不少,來港後雖已失明,仍指導蔡福記樂器店的工人造琴數張(原計劃造十二張,只造了七張),為琴友讓去。現今一張在吳宗漢老師處,一張在王海燕小姐處。前年夏愚夫婦由臺北回香港,到郊外拜訪徐先生,暢談二小時,得益不少。惜徐先生年老體弱,不敢多擾。當日承他借我一部中華圖書公司石印本琴學入門,即據以影印入琴府上冊,謹在此致謝。徐先生始學琴於大休和尚,其後以譜為師,先後學過良宵引、鷗鷺忘機、陽關三疊、高山、平沙落雁、梅花三弄、瀟湘水雲等曲。」

唐建垣《琴府》1971 年 
特此鳴謝。

 

徐文鏡其人其事及其畫     文:潘廣慶

 

我國著名的篆刻家、書畫家、詩人、古琴家徐文鏡,抗戰勝利後在廣州有個家。1949年徐文鏡先生赴港後,妻兒四人一直在西關居住,妻子在70年代去世,兩兒一女在廣州工作成家,至今過著安定生活。據《杭州文史》第3、第5輯史料介紹:徐文鏡,浙江省海門白口井人,其父月秋系琵琶名手,文鏡學琴於大休上人,琴藝精心,推崇琴者雅樂也,雅者正也,無邪思也,認為我國禮樂之邦,應尚乎樂,崇乎禮。平生以設海表琴臺,公諸同好為願,祈華夏徽音未成絕響,著有鏡齋十二琴銘,造詣極深。他早在1912年與兄徐元白一起離鄉來穗,經李濟深先生等人介紹工作。與此同時,一直從事書畫古琴技藝之鑽研,尤邃於金石學,著有《古籀匯編》巨著,集三代秦漢以來金文、甲骨、大小篆之大成,印刻行世,為世所重。早年在滬設大雅社,從事篆刻印章業務。抗戰時起任國民政府文官處印鑄局技正,他居蜀八年,日對煙巒雲樹,身在畫圖中,南來廣州前,檢墨作小畫16幀,規格僅為寬4寸、高2寸許,成袖珍之作,被視為平川幽壑,意奇方寸。文鏡先生因眼疾未能題字,只好逐幅系之以詩,請張紉詩女史書之。當代名流,為其佳作題詠尤多。原作後為美國哈佛大學所收藏。據已故的原廣州文史館副館長李曲齋先生介紹,徐文鏡1948年在廣州期間常與謝贏洲。胡毅生、余小帆等文化界、司法界名流在九衢園聚會,交流詩詞、書藝、繪畫創作,每周從不間斷,曲齋先生也常為座上客,對徐文鏡先生的才華與藝術造詣十分欣賞。徐文鏡字鏡齋,平生詩作甚豐,其作品《西湖百憶》,由女書家蔡德允女士手書,書法娟美,以宣紙印刷,十分精美。其藝術天才,一直在國內和海外負有盛名。其子旅英居美,從事教育等工作。而在廣州有個家,及其從20年代起已開始南來與廣州結緣,卻是鮮為人知的故事!

 

原文為《徐文鏡其人其事及其畫
鳴謝:潘廣慶先生  
廣州巿地方志  

 

 

徐文鏡 鏡齋十二琴銘

 

張我孤桐 揚彼清宮 浪浪天風 君在雲中 醉彼羽觴 泛彼清商

珮環鏘鏘 六龍翱翔 既刻以羽 復流以徵 知音在茲 憀焉容與

 

音生乎桐 曉寺霜鐘 音生乎絃 碧澗流泉 音生乎指 晴濤四起

音生乎心 雲宿山深 三年督墨 成此良琴 遂錫斯名 天風泠泠

 

山逃名 可靜居 水逃聲 可種魚

琴逃音 孤於予 琴德不孤 予與之居

 

十里之隄 千頃之陂 白鳥栖栖 澹然忘機

龍吟九淵 鳳噦九天 對此七絃 悠然忘年

 

奏以本宮 晴濤撼松 吟雷引風 叩以清角

鳴籟在竹 水月可掬 寶哉斯琴 歸真返樸

 

休於巔 鶴聽泉 休於湖 山不孤 休於道 眾峰小 休於遊 屋如舟 休於琴 虛無心

我乃觀其音 余學琴於大休上人 別今五十年矣 因以其名名琴 並勒斯銘 大休不休矣

 

兀然高出者元 介然不染者白 元者玄 依於禪 白者潔 退於密 茲不可乎復得 撫斯琴兮長憶 先兄元白 彈琴五十年 入禪理 出化境 近推為浙派正宗 勒銘紀之 泫然出涕

 

唯天有根 唯海有門 龍湫之瀑 華頂之雲 唯潮有音 唯桐有心

湘靈之瑟 成連之琴 灑灑十指 湯湯千里 明月前身 浮雲知己

 

雨絲絲 秋一池 雨如煙 秋無言 峽啼猿 泉出川

拂之諠然 揉之淵然 幽幽七絃 舊游在前

 

泛彼湖心 啼鶯柳陰 陟彼遙岑 修篁森森 鼓之秋清

月滿湖平 鼓之冬深 殘雪初晴 我今憶之 琴中當日之西泠

 

天風乎 水擊之聲 海水乎 風鼓之鳴 橈之深湛 泛之輕清

挽天河兮洗耳聽 攬明月兮到中庭 撫一曲兮求知音

 

天之塹 不可測也 濤之聲 不可測也 唯斯雅音 乃正色也 淘之不失

汰之復得也 龍蟠之雄 虎踞之風 在我囊中 揚諸天聲 將有進乎大同